21112017

最后更新12:00:00 上午

Back 分享区 Sharing 分享区 时事台 GENERAL NEWS 滨海总商会促禁止垄断 开放燕窝市场自由出口

滨海总商会促禁止垄断 开放燕窝市场自由出口

KCCCI

(巴生17日讯)雪兰莪州滨海中华总商会和引燕业者促请政府开放燕窝的自由市场,禁止任何机构垄断出口市场,并根据市场供需制定燕窝的市场价格。

善用资源助业者

商会代表今日在巴生中华总商会召集的“养燕业前景圆桌会议”上一致认为,政府在燕窝行业方面应扮演监管的角色,善用资源协助业者改善以迎合出口国的要求,制造公平和自由的竞争市场,而不是促成任何市场垄断化的局面。

其中,雪州滨海中华总商会在会议后表态立场,呼吁政府设立一个开放的燕窝出口自由市场,任何燕商只要符合出口卫生准则都可自由出口,不允许任何机构垄断市场及决定燕窝价格,应由市场的供应和需求来决定市场价格。

虽然雪州燕窝商公会代表在会上强调,由单一机构垄断燕窝出口市场的担忧并不存在,因为凡取得兽医局颁发的兽医卫生认证(VHM)者,都可自由出口燕窝。不过,工会不否认国内目前8家拥有该认证的公司,小部分公司确实有意向散户收购燕窝再出口,才会引发垄断市场的隐忧。

与会单位包括雪州滨海中华总商会会长兼巴生中华总商会会长梁家兴博士、雪州燕窝商公会会长马瑞来、秘书卢进才、瓜拉冷岳中华商会会长谢晋豪、瓜雪及沙白中华商会会长张垂淦、直落昂厂商工会会长王顺诚、马来西亚燕窝研究中心院长陈劲翰及海鸥中心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陆忠等。

迎合卫生要求 燕窝业须拟标准作业方式

大部分代表认为,大马燕窝行业自从发生亚硝酸盐超标,中国禁止入口本地燕窝后已引发一场行业危机,业者必须认真看待。业者必须在政府和商会协助下,拟定一套专业的标准作业方式,以迎合出口国的卫生要求,才能在关键时刻化危机为转机,否则时机一过恐会落后在邻国印尼之后。

据了解,大马燕窝目前占中国约20%市场,印尼的燕窝则占70%。

目前,随着中国政府制定大马燕窝出口条例后,本地燕窝商在出口燕窝前过四关,分别取得兽医局发出的兽医卫生认证(VHM)、卫生部发出的食品安全认证(每公斤燕窝的亚硝酸盐含量不可超过30ppm)、国际贸工部发出的原产地证书,以及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针对燕窝加工业和中间人发出的燕窝产地识别系统。

马瑞来:取得兽医局认证 8公司无垄断出口市场

雪州燕窝商公会主席马瑞来强调,举凡获得政府单位发出4大认证的燕商都可自由出口燕窝,并不存在出口市场被垄断的问题。

他在圆桌会议上说,目前被误解恐垄断市场的8家公司,皆是早年取得兽医局发出兽医卫生认证(VHM)的公司,成为农业部眼中燕商可学习的对象。

“不过,我不否认一些公司有意向燕商收购燕窝再出口,因此引发燕商担心垄断市场的顾虑。”

他声称,本地燕商的燕窝只要达标,取得兽医卫生认证(VHM)、食品安全认证)、原产地证书,以及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的燕窝产地识别系统,都可自由出口。

“早前中国的亚硝酸盐事件对本地燕窝业带来危机,但对有心带动和企业化燕窝业者未尝不是一个重新调整的机会。在中国消费者对大马燕窝失去信心,认为本地燕窝都是造假和有害的情况下,本地业者可趁机改变作业方式,重新打造大马燕窝成为一个品牌。”

重建消费者信心 工会拟办千人燕窝宴

马瑞来说,工会有意在近期举办千人燕窝宴,邀请卫生部长品尝本地的燕窝,把讯息带到中国,重建消费者的信心。

马瑞来认为,燕窝并非必需品,在中国是送礼的高端产品,而且大马出口量只占20%。

“在市场比例小的情况下,若组织合作社出发恐难与占70%出口量的印尼竞争,而且大马也面对燕窝加工员工短缺和高工资的问题。”

争取燕窝自由销售——瓜雪及沙白中华商会会长●张垂淦

由小部分官商垄断燕窝出口市场并非好现象,尤其燕商在经历中国禁止入口燕窝事件后面对严重亏损,一旦出现市场垄断局势对业者的冲击势必更大。

政府应协助业者达致出口标准,如今反而衍生垄断的局面,对业者有欠公平。

我希望工会和民间组织如今能团结,争取燕窝自由销售和出口的优势。

团结阻止官商介入——马来西亚燕窝研究中心院长●陈劲翰

政府早前批准8家拥有兽医卫生认证的公司,难免令民间有垄断市场的联想,关键在于燕商必须团结一致才能阻止官商介入。

在学术角度方面,我认为燕商目前应着重改善行业之道,毕竟引燕业目前仍属于华人的行业和产品,我们应有自己掌握这个行业的命运。

民间组织应集思广益提出最合适的商业模式,经由这套企业标准可放诸整个行业。

反对垄断出口市场——巴生中华总商会会长●梁家兴

随着中国对大马燕窝的高需求,引燕业近年来崛起成为国内新兴行业之一,商会反对由任何机构垄断燕窝出口市场的作法。

农业部近来批准的8家收购中心,令业者担心日后会垄断出口市场,毕竟这个行业在2020年估计可取得16亿令吉的出口市场,占全球20%的出口量。

政府在今年初也通过竞争法令,所以我们反对垄断市场的作法,今日召集专家和引燕业者商讨以商讨该行业的前景。

拟定产品检验标准——瓜冷中华商会会长●谢晋豪

在市场和发展史有限的局限下,本地燕窝商和引燕业者应团结,进行系统化和标准的作业方式,有能力应对当下的危机。

本地燕商的弊病在于各自为政,此刻应团结找出应对之策,同时燕窝商公会应协助业者拟定产品检验的标准,包括产品推销策略。

我不认同政府设立燕窝收购中心的作法,因为燕窝不应成为出口受管制的产品,只要业者的燕窝符合卫生准则都可自由出口。

政府应监管燕窝业——海鸥中心公司副总经理●陈陆贵

全国和区域性燕窝民间组织能整合,设立专业的“燕窝危机委员会”,内部协商和统一对外的声音,才有凝聚力向政府听到业者的声音。

政府应监管燕窝行业,让业者利用政府资源自由竞争,包括提供培训等平台,朝更专业化的目标前进,迎合出口国的需求。

政府也应透明化和反垄断的处理燕窝出口的4张认证,同时清楚列出监管要求,让业者有条例可循,才能带动整个燕窝业,否则最终恐难与印尼竞争。

本地燕窝亚硝酸盐含量课题演变至今,由于牵涉个人和利益因素导致课题复杂化。事实上,白燕内含有的天然亚硝酸盐经加工、浸泡和炖煮后已消退,不应引起争议。

[南洋商報]